關於部落格

穿梭在不同文化與國度,探索世界
思維的變化與糾結,成就 "我的獨特人生"
  • 92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達賴生死書

 內容簡介
 
生命的無常帶來人類最大的恐懼與不安,全球崇敬的佛法大成就者-----達賴喇嘛,以慈悲、互愛、尊重、祥和、覺知等勸言完成《達賴生死書》。
如果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,當它實際到來時,也許可以比較輕鬆的面對。很多人害怕死亡,也排斥了解死亡;然而,肉身終究會毀壞。死亡,其實是生命的開始。達賴喇嘛認為,倘若不能覺知死亡,將無法全心留神於修行,善用這個已經獲得的特殊人生,只會無意義地浪費生命。
肉體會敗壞,但靈魂卻跟著輪迴轉世。本書除了介紹如何解脫死亡的恐懼、為死亡做準備外,更著眼於如何為善終而除障、為臨終取得善緣,以及臨終時的禪定、死亡的澄明、對中陰境界的反應與善的投生。簡單來說,正確理解死亡的意義,並在當下積極修行,才能有更光明的來世。
生命的可貴,即在於生命的短暫,用短暫的生命,成就不朽的功德,生命雖短,確很有價值。如能隨時都有面臨死亡的警惕心,就會珍惜生命中的每一秒鐘。
希望閱讀本書的智慧者都能由中陰險徑得到解脫,成為在怖畏中解脫之勇士。
隆重推薦: 聖嚴法師、賴聲川導演 


推薦序

臨終時的明燈-聖嚴

編者要我為老朋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新著中譯本寫序,是一項榮幸的任務。

二00二年我從新聞報導中得知達賴喇嘛在印度的菩提伽耶弘法時,由於急性腸炎而住進了醫院,我曾為他在佛前祈禱。

他很快地恢復健康,並在達姆薩拉主持講座,也出了一冊新書,他真是一位非常不平凡的人也。

達賴喇嘛之能受到許多東西方人士的喜歡,不僅因為他是藏傳佛教的最高領袖,更是由於他的胸襟豁達,待人誠懇,常常語帶幽默,尤其好學不倦,善於適應各種各樣的環境及人物,總是能夠尊重別人,然後運用他深厚的佛法素養,給予開導。因他是知己亦知彼,所以讓人聽來,縱然不能心服口服,也會感受到他的善意。

這一本新書,好像是另一本『西藏生死書』,那是索甲仁波切於一九九二年出版的暢銷書,達賴喇嘛也為該書寫過一篇序文。正因為達賴喇嘛已知索甲仁波切寫了些什麼,所以本書的內容,討論的主題,以及對於這些主題所表現的角度和層面,跟『西藏生死書』是不相同的。

這本書講出時的對象,不是一般的非佛教徒,甚至根本是為了佛法的修行者而說,所以隨時引用佛經佛語,處處鼓勵讀者們,要面對無常及死亡的必然事實,要珍重每一個生命,要珍惜生命中每一刻的現在,使自己平安,讓他人快樂;隨時準備好無常的到來,便不會恐懼死亡了。

生命的可貴,即在於生命的短暫,用短暫的生命,成就不朽的功德,生命雖短,確很有價值。如能隨時都有面臨死亡的警惕心,就會珍惜生命中的每一秒鐘了。如何珍惜生命?就是多用智慧和慈悲,不為自己增加苦惱,不為他人製造麻煩。;多為自己爭取給他人奉獻的機會,多為他人提供離苦得樂的幫助。

雖然,藏傳佛教跟漢傳佛教中的禪者,對於面臨死亡的處理法,不盡相同;認知生命的無常、苦、無我、空的原則,還是一樣的。所以我也樂為本書寫序。

二00三年五月四日序於紐約東初禪寺 






所有的生命都渴求快樂,不要痛苦。我們運用許多技術,遣除表面及深層型態的痛苦。無論是有沒有宗教修行的人,都會在生命的過程中,尋求減低自己及他人痛苦的方法,有時甚至將受苦當做克服更大痛苦和得到快樂的方法。

每個人都試著要遣除表面的痛苦,但有另一種技術可以從更深層面遣除痛苦,這種技術可以減少未來世的痛苦,甚至可以消除自己和一切有情生命所有的痛苦。心靈的修行就屬於這一種。


慈悲降低對於痛苦的恐懼



心靈修行意味著改善我們的念頭。在梵文中稱為Dharma(法),意思是「能持」。這表示調整負面的態度,讓自己不再受那個特定的苦。

首先我們了解到,在輪迴中,尋求讓自己不受苦,將自己的領悟擴及他人,然後建立慈悲。這意謂著為了不讓他人痛苦,要將自己奉獻出來,照顧許多人,同時由於專注於他人的福利,自己將更快樂。慈悲能減低對於痛苦的恐懼,同時增加內在的力量。它給我們一種授權的感覺,讓我們能夠完成自己的工作,增添勇氣。

 
舉個例子。最近我在菩提迦葉,因腸子長期感染而生病。去醫院的途中,我的腹部十分疼痛,流了很多汗。車子行經靈鷲山區域(佛陀在此弘法),那兒的村民很窮,我甚至沒看到小孩上學,只有貧窮和疾病。我清楚記得有個患小兒麻痺的男孩,腿上裝著生鏽的金屬腳架,腋下夾著金屬的柺杖,顯然沒有人照顧他,我很難過。稍後在一個茶亭,看到有個老先生穿著髒衣服,跌倒在地,躺在那兒無人照顧。

之後在醫院裡,我的腦中一直縈繞著見到的景象,思索著有人照顧我,而那些可憐的人卻乏人照顧,多麼悲慘。我的念頭不在想自己的苦,而是想到他們。雖然身上的汗大量在流,我的擔憂卻在他處。就是這樣,雖然我的身體正經歷很大的痛苦(腸壁穿孔),無法入睡,我的心卻沒有任何恐懼或不舒服。如果我只專注在自己的問題上,只會讓情況更糟。
 
這就是我個人經驗到的小例子,說明慈悲的態度如何幫助自己壓抑某種程度的生理疼痛,同時避免精神的沮喪,不論實際上是否能直接幫助他人。


無常:生命的本質
 
 
慈悲加強我們的外貌,伴隨著這份勇氣,我們愈加放鬆。當我們的觀點包括無量眾生的痛苦時,個人的痛苦看起來就相對渺小。
 
從無始以來,我們受到一種恆常的幻覺影響,總認為還剩下很多時間,這讓我們陷入浪費生命的危機裡。要反制這個傾向,對無常做禪定最重要,要覺悟死亡隨時會發生的這個事實。
 
即使不能確定今晚是否會死亡,當我們培養一種對死亡的覺知,那麼對於今晚可能會死,就能欣然面對。有了這種態度,如果能做任何對此生及下一世都有助益的事,我們都會優先去做,而不會只做對此生有表面助益的事。
 
而且,當我們不確定死亡何時會發生,我們會限制自己做對此生及未來世有害之事。根據各自的能力,我們將發心建立各種態度,來馴伏各種未調伏的心。不論活一天、一星期、一個月或一年的時間,都有意義。我們的念頭和行為都將依著長程的利益,活得愈久就愈有利益。

相反地,如果受制於恆常幻象的影響,將時間耗費在此生的表象上,我們將蒙受極大的損失。這就是為什麼第一世班禪喇嘛提醒我們注意,每一個剎那都有價值。

以我自己為例,現在是六十七歲,在我之前的十三位達賴喇嘛中,我的年紀最老,除了第一世達賴喇嘛甘登竹活到八十歲外。第五世達賴喇嘛活到六十六歲,我比他老。由於近來醫療和生活條件的發展,我還有希望活到八、九十歲,但到了某個時候一定會死。


三個根本、三個決定



我們西藏人甚至認為透過儀式可以延壽,要執行長壽法的修行儀式,必須在專注的禪定中有穩定的觀想。此外,必須了解自性空,因為是智慧展現為我們所觀想的理想自己,同時必須有慈悲心和利他的成佛願望。這些必要條件使得長壽的禪定非常困難。

因為恆常及珍愛自我的態度會摧毀我們,因此,最有效果的禪定,就是對無常、自性空和慈悲做禪定。這就是為什麼佛陀強調,飛向證悟的雙翅就是慈悲和智慧。兩者就是克制恆常和自我珍愛的方法。

大約十五、六歲時,我學習證悟之道的各種階段,同時也開始以某種形式的禪定來培養各種進階。覺知死亡這個題目,繞著三個根本、九個理由和三個決定來建立。

 
 
第一個根本:思索死亡是確定的。
 
‧因為死亡一定到來,因此無法避免。
‧因為我們的生命不能延伸和不停減少。
‧因為就算我們活著,也少有時間修行。

第一個決定:我必須修行。

 
第二個根本:思索死亡的時間是不確定的。
 
‧因為我們在世上活著的時間不確定。
‧因為死亡的因素很多,而生命的因素很少。
‧因為身體的脆弱性,死亡的時間不確定。

第二個決定:我必須現在修行。

 
第三個根本:思索臨終時除修行之外一切無助益。
 
‧因為臨終時我們的朋友是無助益的。
‧因為臨終時我們的財富是無助益的。
‧因為臨終時我們的身體是無助益的。

第三個決定:我將修行不執著於此生任何美妙的事物。


輪迴的本性,就是所有的聚合終將分散。無論朋友彼此如何喜愛,終究要分離。

 
當我年長的教師林仁波切健康時,我幾乎無法也不能忍受去想他的死亡。對我而言,他像一塊可以依靠的硬石,我懷疑沒有他自己是否能生存。但當他經歷一次中風,接著是第二次非常嚴重的中風時,這個情境終於讓我部份的心開始思考:「現在最好能讓他走。」有時我甚至認為他故意生病,然後在他真的走時,我可以準備好去處理下一個任務,去找尋他的轉世。
 
除了與所有的朋友分離外,所累積的財富和資源,不論多美好,都終將無用。
 
不論你的地位或階級有多高,最後都必定墜落。為了提醒自己,當我登上高台授課時,一坐下時,我對自己念《金剛經》中關於無常的話語:
一切有為法星、翳、燈、幻、露、泡、夢,電、雲,應作如是觀!

我思索因緣聚合和現象的脆弱性,然後彈指,簡短的彈指聲象徵無常。我提醒自己很快就要從高高的寶座上下來。

一切有情生命,無論活多久,終將死亡。沒有其他方法。一旦住在輪迴中,無法在其本質外生存。無論事情多美妙,在本質中已設定這一切美妙的事情和享用的我們,最後必定衰退。
 
我們不只會死,而且還不知道何時會死。就算有朕兆會活得很老,我們也無法百分之百確定今天不會死。不要再拖延,我們應該做好準備,如此,就算今晚死亡,也沒有遺憾。如果我們能建立對死亡不確定性和迫切性的認知,就會愈來愈強烈感覺到必須智慧地運用時間。

就如西藏學者瑜伽士宗喀巴所說:

當了解到此人身之難得,即無法遊手好閒。

當見到偉大之意義,無意識度日即為悲傷之因。
當對死亡做靜慮,即對下一世做準備。
當對行及其果做靜慮,無良知的泉源被摒棄。
當此四根本如是穩固時,其他善德修行亦增長。

 
思索死亡,不僅能為臨終做準備,以及喚醒對未來世有利益的行為,對我們的心理也有戲劇化的影響。

例如,當世人不習慣對死亡做正念修行時,就算他們明顯衰老和行將就木,他們的家人和朋友不能如實地向他們說出,甚至認為必須稱讚他們的外觀。
雙方都知道那是謊言,真是荒謬。

有時,患有絕症的病人,會避免使用「死亡」的字眼。我發現幾乎無法與他們討論迫近的死亡,他們拒絕去聽。

但對於目前連「死」這個字眼都不能面對、也從不關心其真相的人,等到死亡實際來臨時,就很可能造成極大的恐懼和難過。
 
另一方面,當我遇見行將死亡的修行者,我毫不猶豫地說:「不論你是死亡或復原,兩者都需要做準備。」我們可以共同思索死亡的迫切性,無需任何隱瞞,因為他已準備好無憾地面對死亡。

一個修行者愈早對無常做思考,臨終時就會愈有勇氣、愈快樂。思索死亡時間的不確定性,會讓心祥和、有紀律,以及有福德,因為在這短暫的生命中,心將駐留於更深刻的事情上。 


以上圖文部分轉載至天下雜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